凯风网首页

滚动新闻:

 · 提醒:公园路边观赏果有农药,别吃!  · 年底呼和浩特市新建矿山要全部达到绿色标准  · 呼和浩特市出台推动西部城区一体化高质量发展意见  · 呼和浩特2018年残疾人就业保障金申报8月31日截止  · 呼和浩特专项整治车窗抛物 市民有线索可举报  · @呼市人,这几条公交线路有变,别坐错车!  · 注意!8月15日起这个路段实施交通管制  · 呼和浩特全面加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 随地便溺纳入个人诚信档案  · 11日天宇上演"日偏食" 各地观赏时间  · 呼和浩特市进一步规范建筑市场诚信行为
当前位置:首页 > 凯风园地 > 正文

从法轮功的鬼门关拉回大姐和妈妈

2018年05月11日 09:24    作者:悠悠(口述) 云凡(整理)    来源:凯风网    [纠错]

  我叫王梅,住济南市历下区经十路11266号。以前我曾经有一个温馨的家:妈妈、两个姐姐、弟弟和我。父亲去逝的早,妈妈辛辛苦苦把我们姐弟4人抚养成人。我们姐弟把妈妈家当作自己的家,经常去看妈妈。妈妈家里天天人来人往、欢歌笑语、热热闹闹,就象开心乐园。可是好景不长,大姐练功后,家就大变样了。

  那是1996年春天,大姐离婚后万念俱灰、百无聊赖,跟人练上了法轮功。大姐练功后不再宅了,她每天早出晚归,天天和功友“学法”、“会功”、研讨、交流。开始,我们还觉得大姐有事干了、充实了,替大姐高兴。但逐渐发现苗头不对。大姐越练“法轮功”越奇怪,就象中了魔似的,最让人受不了的是,大姐见人就夸李洪志,逢人就拉人入法轮,不管生人还是熟人,不管人家愿意不愿意,非要拉人加入法轮功,硬塞给练功带、光盘、书。不少邻居抱怨大姐“粘乎”、“魔道”,烦的要命,见了大姐躲着走。在外人那里不灵,大姐就强迫全家一块“练功”、一块“弘法”。她说《转法轮》讲了:“法轮功”是 “大法”、“佛法”,李洪志老师“法力无边”、“法身无数”、“无处不在”、“一人练功,福报全家”…经不住大姐强拉硬拽,妈妈、二姐以及大姐的女儿、女婿一家5口练上了法轮功。每次我一去,她们就滔滔不绝宣传练功怎么好,说什么“法轮功”是“宇宙根本大法”,“能逢凶化吉、有福报”、“多练多得”,非要我练。迫于压力,我试着学了几次,觉得没意思就放下了。妈妈责备我“六根不静”、“没常性”、“没悟性”。我说“功法”不可信,她们就群起攻击,说我是“乱法”的“小鬼”、“恶魔”,全都不理我。

  母亲和姐姐们练功后,我们家变了。过去全家人无话不谈,欢声笑语不断,一家人可开心了。现在家里冷清了、压抑了,妈妈不再对我问寒问暖,姐姐们不再关心体贴,家里的笑声少了,多的是冷漠、生疏和隔阂。母亲一向喜欢整洁卫生,以前经常带着姐姐们收拾屋子,练功以后十天半月不管家,家里快成菜市场了,到处都是脚印子,“法轮功”磁带、书籍、坐垫随处可见。她们听的、看的、说的、谈的全是法轮功,别的不闻不问,来了亲戚也不理不睬。有一次我受了委曲,跑去向老妈诉苦,没等开口,妈妈又宣传法轮功。我说“你只关心你的功,就不管你闺女了”。妈妈历声说:“我是修炼人,不管常人琐碎事”、“你以后少来烦我。”我伤心欲绝,眼泪哗地流出来,这是我的妈妈吗?这是那个无微不至、亲我爱我的妈妈吗?由于话不投机,我和妈妈的隔阂越来越大,以前我有事没事老往家里跑,现在回家都有心理负担。过去我们家是社区的人人羡慕的“和谐之家”、“模范家庭”,现在成了人见人厌的“讨厌之家”。

  国家取缔“法轮功”后,妈妈不敢明着练功了,但私底下仍然里偷着练。随着年龄的增长,妈妈的身体逐渐变差,明显衰老了。2014年10月下旬,妈妈呼吸困难,脸色灰暗,两眼无神,佝偻着背,说话有气无力。我和弟弟意识到妈妈病了,要送医院,可妈妈和两个姐姐坚决反对,说“这不是病、是业”,《转法轮》早就说练功不仅能“消业”,还能“祛病健身”,起早贪黑地加紧练功。第三天,妈妈的病情更重,身体虚弱地都坐不起来了。我和弟弟坚决送妈妈去医院,可两个姐姐拖着拽着不让去。看着病情沉重的妈妈,我和弟弟只好采取“迂回战术”,暂时住在妈妈家,骗他们说大家一起练功、一起给妈妈“消业”。11月1号早上,我劝两个姐姐去给妈妈买件好衣服,让妈妈喜庆喜庆“消业”。两个姐姐走后,我们迅速拨打了120。齐鲁医院的大夫告诉我:妈妈得了充血性心力衰竭及心功能不全。手握医院的《病危通知书》,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心里悔恨交加,推开前来纠缠的姐姐,给妈妈办理了住院手续。经过医院20多天治疗,妈妈终于离开了鬼门关。妈妈出院后,把所有法轮功的东西都扔到地下室,她按照医生嘱咐,按时服药治疗,身体一步步恢复,都能洗澡、洗衣服,亲自下厨给我们做好吃的了。

  大约一个月后吃饭时,我发觉大姐右手不灵便,握不住筷子,就催促大姐抓紧去医院,大姐不置可否。不久大姐的右腿麻木、行走不便,我拉着大姐去医院,但大姐和外甥女以种种理由推辞。第二天大姐不见了,我问去哪儿了?我打电话找她,大姐敷衍地说:怕影响妈妈休息,出去住了。此后,大姐再不接电话,就象蒸发一样。

  今年7月,妈妈九十大寿,亲朋好友来了一屋子,家里热热闹闹,妈妈高兴的不得了。10点多,突然一个外地号码的电话打进来,“妈,我想你”,哽咽地说不出话来。“是大姐!”。大家全都围了上去。妈妈紧攥着手机说:“闺女,妈是从鬼门关上走过来的人,妈今天90了,今天我必须告诉你,练功练功,到老一场空,什么功也比不上亲情,闺女,快点回家,我们想你啊”。第二天,我们从外地找到了大姐。原来大姐跟着功友到外地“弘法”,三天前,功友离她而去…因为耽误治疗,大姐的一只手和一条腿废了。

【责任编辑:】

友情链接:
汾河网大美黑龙江海尚网赣韵网凯风河南网黔风网桂风网洞庭云帆网魅力成都人间正道网京都之声北疆风韵正道青城呼和浩特反邪教微博钱江潮呼和浩特新闻网凯风网中国新闻网中国青年网中国反邪教网 更多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蒙ICP备16005457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