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风网首页

滚动新闻:

 · 好消息:张呼高铁部分动车组票价下调  · 2018年夏季大型人才招聘会6月30日举办  · 呼和浩特市道路通行效能提升百日攻坚专项行动展开  · 2018第十届呼和浩特国际车展举行 新能源车受青睐  · 内蒙古:高考网报志愿讲座必须备案审批  · 端午将至长途客票开售  · 呼和浩特网络餐饮服务安全监管办法出台  · 内蒙古40余家政务类账号集体入驻抖音  · 呼和浩特市开创车驾管便民服务新模式  · 好消息!快告诉爸妈,养老保险认证足不出户就能办理啦
当前位置:首页 > 凯风园地 > 正文

邪教这样残害儿童

2018年06月05日 15:08    作者:范谢都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纠错]

   

  “六月里花儿香,六月里好阳光,六一儿童节,歌儿到处唱。”儿童是祖国的未来、民族的希望,需要全社会细心呵护和精心培养。泯灭人性的邪教组织却把罪恶的黑手伸向天真可爱的儿童,他们诱骗儿童加入邪教,摧残儿童心灵;他们影响家庭幸福和社会安定,污染儿童的生长生存环境;他们诱导儿童放弃学业,剥夺了儿童受教育权,剥夺儿童生命,践踏儿童生存权,制造了一系列残害少年儿童的恶性案件,对儿童的残害真的是罄竹难书、擢发难数。

  心如毒蝎——“洋邪教”烧死毒死儿童

  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强调:儿童有权享受特别照料和协助。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确认“每个儿童均有固有的生命权”,“应最大限度地确保儿童的存活与发展”。当全世界都在精心呵护儿童成长的同时,“洋邪教”却从未停止过对少年儿童的残害。

  乌干达邪教“恢复上帝十戒运动”头目不但要信徒对他们无条件信服,还要随心所欲处置他们的生命,甚至通过“吃人”、喝儿童血以求“提神避祸”。2000年3月17日,在乌干达卡农古镇的教堂中,组织首领基布维特尔声称圣母玛利亚显灵,组织530多名信徒彻夜狂欢,泼洒汽油,点燃大火进行“集体自焚”,包括78名儿童在内的所有信徒均被熊熊烈火活活烧死。随后,警方在距卡农古大约60公里的卡舍尼村发现了153具该教被害信徒尸体,其中包括59名儿童。另在邪教头目之一卡塔瑞巴波住宅的地下挖出了40具儿童尸体。累计被谋杀的信徒超过1000名,其中包括近200名天真无邪的儿童。

   

  1977年,“人民圣殿教”教主吉姆琼斯在南美小国圭亚那建立了“琼斯镇”。琼斯对信徒实行严格的人身限制,并无偿占有信徒绝大多数劳动成果。1978年11月,部分信徒对琼斯示威要求返回美国。当他们抵达附近凯土马港机场时,遭到琼斯率领的教徒袭击,一名政府官员、3名记者和一名跟随离开的信徒死亡,许多人受伤。圭亚那地方军警随即派人围剿“琼斯镇”,琼斯自知罪责难逃,于11月18日下令所有追随者喝下掺有氰化物的葡萄糖饮料集体自杀,最终造成914人死亡,其中包括276名儿童。那些拒绝自杀的人被强行灌下氰化物,或被枪杀或被勒死。

  心怀鬼胎——“法轮功”杀死掐死儿童

  从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人民圣殿教”、非洲“恢复上帝十诫运动”,到近在邻国的日本“奥姆真理教”,都把儿童作为被诱惑教唆、裹挟残害的政治殉葬品。中国的“法轮功”也如出一辙,利用人类原本美好的亲情、家庭的纽带,用蛊惑、迷乱人心的歪理邪说毒害其信徒,进而影响他们的亲朋和子女,使那些原本天真、快乐的孩子不但成为“法轮功”的人质,有的还被残害了生命,葬送了美好前程。

  1999年12月16日晚,辽宁省辽河油田供水公司职工佟岩为了“圆满”升天,残忍地将年仅6岁的女儿徐澈用刀杀死在床上之后,身上沾满血迹的佟岩又光脚跑到楼外,口中念念有词:“升天,升天……”事后佟岩说:“我在练习法轮大法中感到,我修炼未成正果,为能超度徐澈,我感到机会来了,从厨房拿一把菜刀走进屋朝女儿头部、脸部、脖子砍了几刀,血溅到衬裤上,到楼下为徐澈超度。”她还说:“当时有一个魔对我说,如你把女儿杀了就能修成佛。”一个曾经的贤妻良母,却因修练“法轮功”而变成了“食子恶魔”。

   

  黑龙江省伊春市美溪区关淑云,对“法轮功”达到痴迷程度。2002年4月22日,她不让女儿戴楠去上学,并对周围人说戴楠身上附上了“魔”,不除掉就会贻害无穷。小戴楠害怕地说:“我是戴楠啊,我不是魔,我是真正的人!”但关淑云认定女儿身上附有魔,就掐戴楠的咽喉。当小戴楠无助的大喊和哀求“妈妈,妈妈,我是人呀,我不是什么魔,我真的是戴楠”时,关淑云告诉大家这又是魔在说话,于是又用力掐。小戴楠就这样被丧心病狂的亲生母亲活活掐死。

  心狠手辣——“全能神”砍伤砸伤儿童

  邪教的本质是反科学、反人类、反社会、反政府,“全能神”也不例外。人一旦加入邪教,很容易被洗脑,变成愚民、暴民,丧失对生命的尊重和敬畏,视生命如草芥,滥杀无辜,甚至不惜残害自己的亲生骨肉。

  2012年12月14日7时许,河南省光山县文殊乡陈棚村完全小学发生惨案:36岁的文殊乡邹鹏村村民闵拥军冲入这所小学,砍伤学生22名,群众1名。随后,在周边村民的协助下,犯罪嫌疑人闵拥军被文殊乡派出所民警控制。据调查,闵拥军是受到同村一名60多岁“全能神”女信徒的影响,相信“全能神”鼓吹的“世界末日说”,才闯入校园进行犯罪。这起极为残忍、毫无人性的一幕,震惊世人,发人深思。

   

  万成彦是“全能神”信徒,江苏省沭阳县扎下镇人。1996年2月21日,万成彦在“全能神”的书上看到这样的内容:只有向“全能的神”献上“宝血”,才能洗清自己“身上的罪恶”,才能“拯救世上万人”。穷凶恶极的她想到了自己8岁的儿子王某,趁着夜深人静,万成彦抡起斧头砸向了儿子的头部,并把儿子平放在用竹杆和洗衣板捆成的“十字架”上,更为惨不忍睹的是,万成彦用长铁钉将儿子手臂水平分开钉在了“十字架”上,还将一根长长的钉子钉进了儿子王某的脑袋里。

  心图邪淫——“血水圣灵”迷惑诱惑儿童

  口是心非,言不由衷,阳奉阴违,瞒天过海,说一套做一套,是邪教引诱人们上钩入套的惯用伎俩。可叹可悲的是,邪教连天真烂漫、纯洁无邪的儿童也不放过。

  “血水圣灵”教主左坤把邪教组织装扮成家庭组合形式,在教内以家长自居,要求信徒称其为“老爸”“大大的老爸”,以虚假的“父爱”欺骗信徒感情。左坤曾在强调如何发展青少年教徒时指出:要从远处着想、从近处培养,把高校和中学群体作为着重发展力量,要利用幼师不断向幼儿灌输理论,培养后备力量。他们注重向大中专院校学生“传福音”,专门设立“青少年培训点”,利用歌舞诗会、旅游会餐等诱惑青少年加入,还给年轻教徒“拉婚配”、出资举办婚礼。在左坤的蛊惑下,成百上千青少年“神儿女”加入,令人触目惊心的是,新入教会人员中还有刚上小学的7岁小孩。

   

  图为被“血水圣灵”毒害的青少年在向左坤“表忠心”。

  2014年,内蒙古警方在“血水圣灵”一次集会中发现,青少年比例高达30%,最小教徒9岁。第一“副带领”28岁,河南区“总带领”年仅19岁。一个个豆蔻年华,本应在学校接受良好教育的青少年儿童,却被邪教组织带入深不可测的泥潭。

  “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儿童是社会的未来和希望,被誉为“祖国的花朵”。这些“花朵”本应该被呵护和珍视,而无孔不入的邪教却将可怕的魔爪伸向了少年儿童,使许多少年儿童失去了童年的欢乐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这些触目惊心的例子警醒我们:邪教是社会的毒瘤,我们真心憧憬儿童的世界里没有邪教,为了少年儿童的健康成长,不受邪教组织的侵害,让我们携起手来共同远离邪教、抵制邪教,反对邪教、铲除邪教,为天下所有儿童创造一个健康向上、温馨和谐的生活环境。

【责任编辑:】

友情链接:
汾河网大美黑龙江海尚网赣韵网凯风河南网黔风网桂风网洞庭云帆网魅力成都人间正道网京都之声北疆风韵正道青城呼和浩特反邪教微博钱江潮呼和浩特新闻网凯风网中国新闻网中国青年网中国反邪教网 更多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蒙ICP备16005457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