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风网首页

滚动新闻:

 · 11日天宇上演"日偏食" 各地观赏时间  · 呼和浩特市进一步规范建筑市场诚信行为  · 呼和浩特加大农家乐监管力度保舌尖安全  · 呼和浩特环境友好型农业正在形成  · 呼和浩特:“旅游+”模式推动全域旅游新发展  · 内蒙古调整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 惠及273.43万人  · 呼和浩特进入手机"扫码+刷脸"时代 小编教你申领"网证"  · 呼和浩特现“热射病” 警惕中暑高发期  · 内蒙古味道“燃爆”绿博会 千种农畜品吸睛又吸金  · 8月6日至8日雨绵绵 闷热天气暂告一段落
当前位置:首页 > 民族风韵 > 正文

【原创】年趣(4)

2018年02月02日 10:09    作者:山中樵夫    来源:塞北风    [纠错]

  ​小年送灶爆竹的余音,还在耳畔萦绕,不曾远去。灶王爷可能还在去天庭的半路上,除夕的脚步就剩下最后的一公里了。可这一公里,似乎比过去的那350多天的路程还要漫长,等待起来还要费人费劲。实在是有点“强弩之末不能穿鲁缟”的架势。你越是迫不及待,人家就越是四平八稳。每天一起炕,我们就掰着指头数着,就相当于现在我们干某件事时,动不动弄个倒计时,以示提醒一样。那几天真恨不能下一刻就是除夕,盼着年的快点到来!​可是,时间仿佛凝固了,好像成心地和你开玩笑,有意在考验你的耐心。如果要是再遇上个闰月年,无形中还得多等一个月。对我们而言,那简直无异于是一种煎熬和折磨了。

  终于在我们望眼欲穿的盼望中,不紧不慢不慌不忙地姗姗而来了,一如既往地没有提前一天,也没有推后一天。没有早点,也没有晚点,恰好正点到达。我们兴奋的又蹦又跳,估计头天晚上没有睡好觉或干脆失眠的孩子,不止我一个人。我们的脸上都洋溢着″久旱逢甘霖"的激动企盼,心中充满了"他乡遇故知"的万分喜悦。

  初夕的一大早,雀儿还没有在树枝上吵闹的时候,我们就起来了。大人们早已把过年时准备穿的衣服鞋帽都给我们预备好了。虽然色彩不像现在的这般丰富艳丽,式样也没有现在的新颖别致。男孩子们不过是蓝色、灰色或黄色的裤褂,女孩子们也只有些蓝花、绿花、红花等的外罩,再配上蓝的或黑的裤子,和一双妈妈亲手纳的千层底的黑条绒布棉鞋。但我们都已经是相当满足了,那毕竟是一年才有一次机会穿的新衣服啊。更何况那还是一个物质相对匮乏、生活还不是很富裕的年代。要知道,还有个别家庭困难的孩子没有新衣可穿,只好把旧的衣服翻新、或把老大的衣服,改一改给老二穿。我至今清楚记得,妈妈去世后的那个大年,由于没人给缝新衣服,我就穿着姐姐的花棉袄过了个“花大年”。我们匆匆地吃上几口早饭,就各自穿上自己的新衣服、成群打伙地聚到了一块儿,开始“跑大年”了。所有孩子的衣袋都是鼓鼓囊囊的,装满了水果糖、黑枣儿、蜜枣儿、瓜籽儿等平时吃也吃不到、有的甚至还是没有听说过的东西。我们都互相交换着吃,但吃的都很有计划也很吝啬。万一一时贪图口齿之欲、管不住自己的嘴、一不小心先吃完了,那就只有眼睁睁地看别的孩子们吃的份儿了。有几个男孩子吃得比较快。离开家时装的小吃喝,不到小半日就空空如也,比脸还干净得很。女孩子一般吃得比较慢,关键时刻能管住自己的嘴。不像我们男孩子,有了一顿门清,没了就敲米桶。一些嘴馋的男孩子,实在是忍不住看着女孩子吃,而自己却只能过眼瘾。常常要低三下四地向女孩们讨要,全然没有了以前捉着青蛙、鞋板虫偷偷地往人家女孩书包里放时的优越感了。结果还是一无所获。大多数的情况下要向人家郑重承诺,再不去捉青蛙、鞋板虫这些东西,用君子所不齿的土办法吓唬捉弄对方了。再这样的话,就指着天发个毒誓,发了个什么毒誓,由于是过年,不便写出来,写出来不吉利。同时还要许诺,以后不再揪人家的黄毛头发的小辫子,或是来年夏天给人家上树摘榆钱钱,下河摸蝌蚪,草丛捉蝈蝈、找鸟蛋,多数情况下还很凑效。至于后来能否兑现诺言就另当别论了。

  我们的衣袋里同样也装着拆开的零星的散鞭炮,在院里玩得高兴了,时不时地炸响一二个。当我们用炮香点鞭炮时,女孩子总是用手把耳朵捂起来,退后几步远。也有那么几个的女孩子,兜里有鞭炮,但不敢去点响,这和吃东西时的情况就迥然不同了。于是,我们男孩有了大显身手的用武之地了。也无意中增加了讨价还价的资本或是筹码。给响五个鞭炮,挣一块水果糖,一概不带讲价。否则,一切免谈。似乎对刚才的低三下四的讨要是一种回击,借此也稍微挽回先前失去自尊的颜面。我们一群一伙这家进,那家出。嘻嘻哈哈,推推搡搡。当然,也忘不了看看每家的春联儿和年画儿。

  先说春联。春联,我们也叫对子。写春联就是写对子。我们村被公认写对子写得最好的,是住在村子中间的"新来户"老田。听说老田在解放前上过私塾,念过几册书。他是我们生产队的会计,打的一手好算盘。那一笔颜体的楷书,写得可谓古朴厚重、端庄大气。村子里有一多半的对子,是老田无偿给大家写的。对子的颜色虽然花花绿绿,但内容却几乎是一致的,带有鲜明的时代的特征。大都是毛主席诗词,有的写“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呀,“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呀,“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呀,“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呀,“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呀......。也有写的是“以粮为纲”、“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之类的内容,我也实在是记不清了。在某种程度上春联只是个符号而已。但贴春联的时间是大有讲究的,如果初夕是大月三十,那么就在三十上午把对联贴好。如果初夕是小月廿九,那么就在廿八这天上午把对联贴好。我曾问过父亲,为什么不在廿九这天贴对联?父亲的回答是,廿九贴对子怕生九个闺女呢,像你三伯父家一连生了六个闺女。哦,我终于明白了,我的四个堂姐,两个堂妹之所以接二连三地出生,都是沾了廿九贴对子的光了。况且离九个还差仨呢……再说年画儿,也是紧跟时代,深深地打上时代的烙印。绝大多数的人家是样板戏画。只不过你家是《红灯记》,他家是《沙家浜》,东家是《智取威虎山》,西家是《白毛女》,前院是《红色娘子军》后院是《奇袭白虎团》......不一而足。也有的人家贴的是,手捧“红宝书”的工农兵,手持钢枪的解放军,或是戴着光荣花的劳动模范,跋山涉水的赤脚医生,在广阔天地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知识青年……绝对没有财神呀、门神呀等等,这在当时是宣传封建迷信的东西。倒是每家的最显眼的位置,都贴有毛主席像,两边还有对联儿。上面写着“翻身不忘毛主席,幸福全靠共产党”或"听毛主席话,跟共产党走"。表达了人们对共产党、毛主席的崇敬与热爱。尽管如此,可那些淳朴的村民们,也还是用他们特有的方式,偷偷地表达着他们对好日子的渴望和憧憬。有些人家在最隐蔽的不为人知的地方,供上财神,上香烬纸。默默地祈祷神灵,希望能给他们带来好运。也有的在放杂物的房间里,给龙王爷摆了牌位,撅起屁股又焚香、又烬黄裱、又磕头、又作揖,口中念念有词,祈求来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我爷爷就是这样的人。

  有一年过年,那大概是我三、四岁的时候。我被爷爷拉到一个堆满杂物的房间去磕头。到底是给什么神磕头,我实在是想不起来,也没什么印象了。现在想来大概是菩萨之类的神吧。爷爷的郑重其事,着实把我"吓"了一跳,让我的内心充满了疑惑和好奇,冥冥之中感到有一种人意不可强为的宿命。从此,让我对周围的一切心存敬畏。爷爷常说,离地三尺有神灵,人在做,天在看。这或许就是爷爷让我敬神的原因吧。时至今日,我仍然恪守着自己的做人准则,心有所惧。

  午饭后稍事休息,女人们就开始了为年夜饭做准备了,先是调饺子馅儿,然石把面和好,醒在面盆里。男人们把院落打扫得干干净净,把自家水缸都挑满水。把准备接神用的"旺火柴"堆到院子当中,把当晚用的烟花爆竹,码在院落的一角,准备迎接一个神圣时刻的到来。(待续)

【责任编辑:】

友情链接:
汾河网大美黑龙江海尚网赣韵网凯风河南网黔风网桂风网洞庭云帆网魅力成都人间正道网京都之声北疆风韵正道青城呼和浩特反邪教微博钱江潮呼和浩特新闻网凯风网中国新闻网中国青年网中国反邪教网 更多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蒙ICP备16005457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