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风网首页
文化悦读
【原创】青城旧梦
来源:塞北风    作者:白文宇
时间:2019年05月07日 11:07

 

  此生我们走过的城市无数,可又有几座能记忆深刻?或许只有翻开《古丰识略》《绥远通志稿》等有关的书籍,我们才能找到答案:一座城市,只有拥有真正的历史内涵,才能够安身立命于世。

  黄河“几”字形的顶端拐角,山河夹峙,土质肥沃,灌溉水源充沛,是绝好的农垦之地。1575年蒙古首领阿勒坦汗在这里建库库和屯,因其远望一片青色,又称“青城”,明廷则赐名“归化城”。

  起初归化城规模并不大“周二里,砌以砖,高三丈,南北门各一”。城内除了分布规整的房舍和商铺还有诸多佛教寺庙。清统一蒙古后,在归化城外增筑了一道外城,包围了原城东‘南、西3面,形成了旧城的基础。

  在青城老城东郊外白塔村,一片被庄稼地包围的旷野里,是建于一千多年前辽代的军事重镇,称丰州城。五代十国时期,日渐强盛的契丹四面出击,开疆拓土,阴山以南的广大地域也为之占有。

  丰州城建于辽太祖神册五年,是辽王朝在西南边境的一座军事重镇,属西京道大同府管辖,并在丰州城设立西南路招讨司。丰州古城经历了辽、金、元三个朝代,进入元朝,丰州大地更呈现出一派繁荣昌盛的景象。到元末,由于连年争战,“丰州城”就此衰落。

  如今能看到的,除丰州城的残垣断壁外,再就是饱经千年风霜雨雪,依然屹立的白塔。白塔建于辽圣宗时期,当时为存放众多的手抄《华严经》而建,名为“万部华严经塔”。是千年前辽国丰州城西北宣教寺的佛塔。宣教寺已毁,曾经的繁华和雄伟,都已万劫不复,荡然无存。唯一留存的记忆,就是这座历经千年风雨侵蚀的万部华严经塔,镇守着古城。

  塔楼内建筑大部分是辽代初建原物,保留了浓郁的盛唐遗风,白塔的内壁存有近百处历代遗留下来的碑刻、题记,由不同身份的人用多种文字写书而成。登上白塔,眺望着荒原旷野,俯瞰曾经的丰州古城,感叹丰州城的兴衰,迷蒙中仿佛看到了老城生活场景,视野透过历史的窗棱弥散开来。

  塔前有一块一九八二年的文物保护碑刻,记录着白塔是青城现存最古老的建筑,在白塔前驻足凝望,白塔有七层,为平面八角形砖木结构楼阁式塔,底须上砌有三层巨型莲花瓣,塔身周围有四座释迦牟尼坐像,两旁有菩萨,一层和二层还有护法神力士、天王、蟠龙倚柱造像。高度有56米,历经岁月的洗礼,散发着久远的历史之音。

  丰州城遗址于1973年被清理挖掘,出土了六件极为珍贵的元代瓷器,其中一件“兽族钧窑香炉”更是举世罕见,被国家文物局鉴定为“国宝”级文物,多次出国展出。

  1982年,在丰州城的“万部华严经塔”里发现一张尘封千年的元代纸币“中统元宝交钞”。交钞为元世祖忽必烈时期所印,是迄今为止世界上发现的最早的一张纸币实物,现已被鉴定为一级文物。

  白塔是青城中的现存唯一的辽代古建筑,它和古丰州相畏相依,已不仅仅是灰瓦白墙的古建,而是成为一座城市的象征,出现在各种大大小小的场合:“民国白塔车站,白塔机场;以丰州路命名的街道,呼和浩特日报的丰州滩版面,赛罕区的丰州职业学院……”

  历史上,这是一座以“贸易”而扬名的城市,元代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从西方到元上都,途经丰州城,在《马可波罗游记》中真实地描述了古丰州的繁华景象。明代建归化城之初,就吸引了长城边上大量的商旅前来贸易,成为明蒙贸易的一个重要集市。

  清时,俄罗斯的商品通过恰克图南下归化,内地中原的货物途经青城北达库伦,中原汉族与北方蒙古等少数民族在此进行货物交易。外来人口的络绎不绝,不少人选择在这里定居生活,为这座城市聚集了南来北往的人文底蕴,成就了青城“塞外草原商贸中心”的称号。

       最喜欢的是大盛魁博物馆,“一个大盛魁,半座归化城”,一句民间俗语道了归化城大盛魁商号的繁盛。牌匾上“大盛魁”三个金黄的大字熠熠生辉,朱红色的大门,门前是雕刻精美的雄狮和上马石,雕梁画栋富丽堂皇的亭台楼阁,古柏掩映下的戏楼……这座设计合理,布局紧凑,于清代始建,历时多年形成的深宅大院,深彰显着主人不凡的气势与地位。青城的大盛魁商号的背后,映射出明清青城商业的繁荣。

  如今,站在翻修的大盛魁遗迹,人们更多看到的是曾经的繁荣昌盛,雄伟的牌坊还能感觉到当年的气势,巷子里车来人往,脚下的方砖已经不知留下了多少人的足迹?精雕细刻的照壁后面又有多少悲欢离合的故事?倘若时间能在小巷里留下他们的身影,我倒想知道,掌柜们在茶余饭后又在忙些什么?

     城源于贸易,贸易因城而兴,“步八千里云程披星戴月,集廿二省奇货裕国通商。”大盛魁留给这座城市的故事,在后人的想象中娓娓道来。

  文物古建作为一座城市的遗产,总会使城市变得深沉却又不失灵蕴。白塔、大召、公主府、将军衙署等古建筑留存的背后,是一段段生动的历史故事。

  历史又总会在某一时刻定格为永恒,2003年5月在一次河道挖掘中发现了牛桥的遗址,牛桥遗址的发现,为这座城市又增添了历史的重量。

  无法否认,大、小黑河在与阴山相偎相依后又无拘无束地流淌,成就了北方城市的一个特例。以大黑河领衔的河流在塞北草原的青冢相聚约会,为这座城市注入了水的灵性后又缱绻而去。沿城而过的大青山,成为农耕和游牧天然的分界线,阻挡的不仅有寒流和风沙,还有兵来将往的连绵战火。不论是游牧民族还是中原王朝,扩张的到这里,就只能羁縻了。

  阴山以南黄河以北,广阔的宜耕宜牧地区,曾给青城带来数百年的兴盛,而百年的沧海桑田后,驼商功能早已丧失,古驼道被历史的尘埃湮没,取而代之的是日新月异的交通工具,留给青城人的是满满的辉煌的印记。

(责任编辑:黄亦)
友情链接:
中国反邪教网 凯风网 呼和浩特反邪教微博 北疆风韵 正风网 汾河网 大美黑龙江 海尚网 赣韵网 凯风河南网 黔风网 桂风网 洞庭云帆网 魅力成都 人间正道网 京都之声 正道青城 钱江潮 呼和浩特新闻网 中国新闻网 中国青年网 更多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蒙ICP备16005457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